戈恩逃離日本的三大疑點

原標題:戈恩逃離日本的三大疑點

原創: 亞洲通訊社社長徐靜波 靜說日本

“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逃走了,而且已經到了故鄉黎巴嫩?!?

當歐美媒體一齊發出這一報道時,日本還蒙在鼓里,沒人相信這是真的,因為東京警視廳的警察把他看得牢牢的。

但是,戈恩真的逃走了,而且是堂而皇之坐著私人飛機走的。

年末的首相官邸亂成了一團糟:戈恩是怎么逃走的?

第一責任,是追到了東京警視廳身上。這么一位重量級的要犯,為啥沒有看???

第二責任,追到了出入境管理廳,為什么會讓他離境?

第三責任,是追到了國土交通省航空局,為什么沒有對這一架私人飛機進行嚴格檢查?

再過半年,2020年奧運會就要在東京舉行。日本早在2年前,就已經成立了專門的奧運反恐中心,對各種可疑分子實施了監控與遣返。但是,就在如此嚴密的警備之中,日本頭號外國人要犯居然就在日本警察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覺地逃走了。

日本警察的臉面瞬間被涂了三層灰,更令國際社會對于日本的反恐能力產生了極大的懷疑。

戈恩獲得保釋時,喬裝成日產汽車修理工走出拘留所。

現在有幾個疑點,讓日本政府頭疼萬分。

第一個疑點:是誰策劃與實施了這一逃亡計劃。

歐美媒體的報道,是戈恩的夫人策劃了這一起“拯救老公”的隱秘計劃。但是,戈恩逃離日本時,夫人并不在日本。

那么如此隱秘的計劃,是誰實施的呢?據說是一群特種兵出身的“民間保安公司”保安人員。這種民間保安公司在中東有好幾家,其中不少保安人員是經歷過伊拉克戰爭與阿富汗戰爭的美國退役特種兵。

消息顯示,這些特種兵保安人員是在幾個星期前,陸續抵達日本,開始踩點,并實施逃亡行動。

那么,日本的反恐中心、出入境管理廳為何沒有掌握這批“恐怖分子”的名單與入境行蹤?

第二個疑點:戈恩是如何躲過日本警察的監控離開家的?

戈恩因為被控涉嫌多宗經濟犯罪,今年4月將開庭審理,預估會被判處10年左右的徒刑。他花了15億日元(約9600萬人民幣)獲得了保釋后,除了出入辯護律師辦公室,多數時間是呆在東京都港區的高級公寓樓“元麻布中城”里。

戈恩逃離東京時居住的公寓樓

黎巴嫩電視臺MTV報道說,執行這一次逃亡計劃的小組,是一支準軍事部隊。他們化妝成樂隊,進入戈恩的家中,舉行了一次家庭音樂會。音樂會結束后,將戈恩藏在一只裝大提琴的木箱里偷運出公寓樓,逃離東京。

這一招,估計是跟地下黨拿棺材運送八路軍戰士學的。

第三個疑點:戈恩是如何上飛機的?

日本國土交通省航空局對于12月29日前后,從日本飛往土耳其的私人飛機進行了調查,發現29日深夜11時10分,有一架土耳其航空公司所屬的私人飛機從關西國際機場飛往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爾。毫無疑問,戈恩是搭乘這一架私人飛機離開日本。

從關西國際機場離境,顯然是一個聰明的舉動,因為關西國際機場的各種警備,不會像東京羽田或成田機場那么嚴。但是,問題是,從東京沒有直達的新干線列車去關西國際機場,況且車站有許多的攝像頭,很不安全。最安全的辦法是開車。

那么,從東京到關西國際機場,有600公里。即使中途不休息,也至少需要6個小時。那么,夜里11時起飛,戈恩至少需要在傍晚4時前離開東京一路狂奔。

那么,戈恩前往關西國際機場的車是誰提供的,又是誰駕駛的?

日本航空安全專家稱,即使是私人飛機,所有搭乘人員登機前也要過安檢,也要辦理出境手續。所有物品也要安檢。但是,關西國際機場愣是沒有戈恩出境的記錄。而且他的三本護照還保管在律師事務所里。

位于大阪的關西國際機場是日本的第三大機場

那么,這里面就有兩種可能:第一,戈恩使用了假護照,而且化了妝,蒙過了出入境檢查官;第二,關西國際機場內部有人放馬。

所以,新的問題出現了——日本國內有沒有一個配合逃亡計劃的行動小組?

戈恩的整個逃亡過程,就如同好萊塢大片,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一支外國準軍事部隊潛入日本,在日本情報系統渾然不知的情況下,將戈恩成功救出,意味著日本的安保是漏洞百出。

更為關鍵的是,戈恩從土耳其抵達故鄉黎巴嫩之后發表聲明,稱自己將會自由地會見記者。戈恩向歐美新聞機構如何揭露自己被捕的“真相”,以及如何遭受身心迫害的故事,會讓國際社會對于日本的司法制度與人權問題產生懷疑,繼而會出現批判日本的輿論,這一點會讓日本膽戰心驚,畢竟日本想在東京奧運會開幕時,以一個高度文明與高度發展的國家面容呈現世界。

這一個新年,安倍首相難過!

在得知戈恩逃跑的消息后,已休年假的安倍首相與夫人在六本木街頭散步。

原標題:《戈恩逃離日本的三大疑點》

閱讀原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那个网投有湖北11选5